陈友华:国度要给孕产期妇女及其家庭更多扶持

  一些家庭原因育儿成本太高对于是否生育二孩感到言行相诡和纠结。  一些家庭原因育儿成本太高对于是否生育二孩感到言行相诡和纠结。

  如何减轻家庭抚养二孩的仔肩?为此记者专访了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中国人口学会常务理事陈友华教授。
  中国青年报:生育二孩的成本要紧来自哪些方面?
  陈友华:二孩生育成本蕴藏的内容较多这里我想强调的是一些被忽略的成本。例如我国的孕妇在怀孕期间被要求进行各种检查检查自然有利于母子健康但也应该看到孕妇挺着大肚子去检查舟车劳顿在医疗机构不断排队等候给孕妇带来的担忧对孕妇和胎儿的身心健康实际上是不利的。

  我个人认为这些检查有过多过滥之嫌。孕检与孕期保健都需要一定的费用过多的孕检实际上给孕妇及其家庭增添了经济仔肩。
  生育第二个孩子后可能要请保姆或家人帮助带孩子对住房面积提出了更高要求这个也要算在抚养成本中。受传统文化影响我国度长大都心怀孟母情结想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这样一来教育的花费就非常多。还有很多父母说再苦不能苦孩子孩子们吃的穿的用的都尽可能是最好的。

  所以很多夫妻觉得我生一个孩子花这么多钱生两个孩子不是经济压力更大吗?再者生育影响一部分女性的职业发展也降低了她们的收入进而减少了她们所在家庭的收入。
  中国青年报:除了抚养成本之外还有哪些因素影响年轻人的生育意愿?
  陈友华:当下的年轻人更重视个体的发展和个人的享受生孩子某种程度上会影响他们自己的生活质量所以有些年轻人不愿意要孩子。

  再者现代社会保障的发展让一些人认为养老可以不需要子女。但社会保障并异国转折人类社会的接力式养老方式养老仅仅是由家庭内部的子女赡养老人转折到整个社会的子女一代赡养父母一代。
  任何社会制度的可持续一定建立在人口可持续的基础之上。人口可持续要求生育率维持在更替生育水平。而中国目前的生育率大约在4只有更替生育水平的2/3。
  中国青年报:您觉得社会需要为家庭生育二孩提供扶持吗?
  陈友华:为生育二孩提供社会扶持这是低生育率国度长久在做的事。扶持的方法有很多种如延长孕产妇假期。但实际研究表明产假延期过长效果并不好原因女性远离工作岗位越久重返工作岗位越难。
  西方国度妇女生育期间所享有的权益多由政府承担。国度应该创办更多的托儿所、幼儿园建立孩子养育的社会扶持系统让妇女生完孩子不久可以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幼儿园放心地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更需要强调的是我国包括托儿所、幼儿园在内的学校教育要进行改革特别是要按照双职工上下班时间对上下学时间进行调整。比如父母8:30上班学校可以调整为7:30开门让父母上班前有时间把孩子送到学校。父母下午17:00下班学校可以17:30放学父母下班之后就可以接孩子回家不用像现在这样忧愁孩子的接送问题。学校老师可以恰当执行错班工作制可以借鉴工厂中的两班倒等做法。

  
  中国青年报:减轻家庭抚养仔肩您还有哪些建议?
  陈友华:国度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给孕产期妇女及其家庭更多的扶持包括物质与精神支持。多数西方发达国度对多子女家庭会有更多的扶持。比如给孩子的补贴是采取累进式的生养的孩子越多家庭得到的补贴越多单个孩子获得的补贴也可能越多。但我国要实行西方发达国度的某些做法可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生育观念的教育和转化很严重。孩子的多与少不仅终将决定孩子未来经济和精神上仔肩的轻与重而且关系到年轻人未来老年生活的好与坏可动用资源的多与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