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受访者选择影视剧会关注其价值观

  很多影视剧反映着年轻人的工作生活、精神世界常常能引发他们的共鸣获得较高的收视率。  很多影视剧反映着年轻人的工作生活、精神世界常常能引发他们的共鸣获得较高的收视率。但有一些影视剧披着励志、缅怀青春的外衣实际却三观不正张扬错误、消极的价值观念。

  对于靠流量明星和炒作宣传撑起来的、三观不正的影视剧越来越多观众已经不愿买账。
<0%的受访者建议增强审核避免让三观不正的影视剧出现在荧屏。 <4%。 <7%受访者直言会拒看三观不正的影视作品   22岁的林俊鹏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本科生在他看来近几年传达错误价值观的影视作品不少有些还是请了名演员的大制作。   “这类影视作品前期宣传很吸引人好像很正能量可观众看着看着就感觉不对劲了。比如前段时间热播的一个职场剧我原本想借此好好了解下剧中的职业结果发现人物刻画简单化剧情老套就像媒体批评的那样是‘披着现实题材外衣的偶像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刘昊泽选看影视作品也会关注其“三观”。在他看来无论一个作品商业价值如何三观持之以恒是作品的灵魂。   “除此之外演员以及演员对角色的评释也是我关注的。老戏骨演戏时情感会更加饱满刻画的形象更加生动自然这样的影视剧质量自然更高”。 <5%的受访90后会拒看三观不正的影视剧。 <0%)等。   知名编剧、影视制作人宫凯波分析有些影视剧传达出的不被认可的观念也是社会中的现象实际上也是社会现实的反映。同时现在的时代更强调个性人们对影视剧传递的价值观会有自己的观点看法包括质疑。   “原因媒体的特性影视剧有较大的影响力、宣传效果和引导作用所以制作方还是要考虑和结合主流的价值观在想要明确地去张扬某种价值观时需矜重”。   “虽然很多剧三观不正也受到很多批评但收视率却挺高这就给了其他资本方和制作方一种信号靠低俗的情节和人物可以在影视市场取得‘成功’导致类似作品越来越多。而青少年观众价值观还没成型他们可能会因此认同金钱至上等错误观念以丑为美”。      刘昊泽认为剧中一些情节虽然现实中也存在但搬上荧幕且大量描述很容易产生放大效应对青少年的观念和言行造成消极影响。“比如之前热播的某部电视剧原本要讲女性成长和独立传递出的却是‘颜值即正义’‘真爱面前道德靠边站’的价值观念”。 <6%的受访者认为不会。   宫凯波表示当前有些影视剧制作水平已经提升很多细节十分精致体现了影视剧技术的长足进步但生产过程躁急、演员躁急的现象仍存在。   “不少影视剧创作者复制、编造和臆想的情况很多导致很多影视剧内容雷同。有些演员不熟悉角色就去强行塑造甚至本人作风、价值观就有很大问题”。 <0%受访者认为制作方应考虑影视作品传达的价值观   宫凯波认为价值观念是艺术创作的核心不同年龄段的制作人考虑的因素也会不同。制作方应保持价值观的底线既要露出积极向上的价值观也要反映现实中不同的价值观让人们去判断。      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杜庆春认为影视作品的创作者都应该有艺术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把作品的主题和价值观放在第一位。“原因创作本质上是表达对世界的看法否则就是无病呻吟。在价值观和伦理观现代化重修的过程中文艺工作者应该自动参与其中推动社会转型”。 <0%的受访者认为制作方应考虑影视作品所传达的价值观。   “三观不正的影视剧经不起时间的打磨真实有灵魂的作品才会被人们铭记。   ”在刘昊泽看来影视剧的生产周期越来越短越来越少的作品会被人们记住。应该对影视剧的内容给予正当的引导。 <6%的受访者认为观众应提高审美趣味拒绝看三观不正的影视作品。   宫凯波认为影视剧生产过程和演员的躁急实际上是社会躁急的缩影要增强对影视剧创作的指导。“影视剧应该回归纯正的现实主义创作从现实中取材选取合适的人传递积极向上的价值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