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约”的中程导弹会走向何方

大部分欧洲国家都会心惊胆战。  当地时间11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外宣称美国可能会尽快退出《中导条约》。大部分欧洲国家都会心惊胆战。
  当地时间11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外宣称美国可能会尽快退出《中导条约》。
  由美、苏两国领导人于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制止美、苏两国部署、制造或试验射程在500-5500公里范围内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被誉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条约”。

  条约中限制的导弹其射程恰好可以把大半个欧洲纳入打击范围。
  尽管美国表示“在可以意料的未来美国别国打算在欧洲部署《中导条约》制止的导弹”但欧洲各国还是表示了深深的忧愁。
  如果美国真的“退约”情形将会是怎样?请看军事科学院专家的解读。
  “核制胜”学派缘何“返潮”
  自核武器诞生以来基于对核武器作用与核军控地位的不同意识美国国内存在着“核制胜”学派与“核军控”学派的分歧。

  
  “核制胜”学派认为美国的核武器存在脆弱性建立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绝对核优势是确保美国安全的必要手段。因此美国应尽快从停滞核军力发展的各类军控条约中解脱出来。
  “核军控”学派则认为与其他核国家维持“相互确保摧毁”即保留核武器的脆弱性才能避免陷入“作用-反作用”的军备竞赛这一怪圈从而更有用地确保美国及其盟国的安全。因此美国应抵制其核武力发展并保留在各个军控条约内。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就任前就声称美国应该“扩大核武库”要在军备竞赛中“超越”其他大国;就职后更是宣称要恢复和维持美国的核优势地位。
  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18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中明确提出“量身定制”核战略即通过研发低当量战术核武器、小型核武器和智能化核武器使核武器在战场上“可用”“能用”和“好用”。这在本质上是“核制胜”思维的精要概括。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个时期宣称要退出《中导条约》除了试图“用中短程导弹系统维持其在全球各地的军事优势”迟滞和制衡在欧洲及亚太地区日渐形成的新地缘军力平衡外也是美国国内各军种利益纷争的结果。
  在《中导条约》的抑制下美国严重依靠海空基平台在欧洲和东亚地区部署中近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在美国看来这种部署和操作成本振奋机动性较差容易遭到反舰巡航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的有用反制。

  
  在美国看来俄罗斯“诺瓦特”设计局研发的9m729等新型中程导弹已经“紧要违约”。如果一直留在该条约内就会给战略竞争对手留下大力发展中程导弹能力的 “时间窗口”。美国判断其他国家正在利用中程导弹在欧洲和东亚地区建立属于自己的地缘兵力优势限制美国在这些地区的“行动悠闲”。因此美国很可能会为恢复在这些地区的绝对军事优势确保在未来可能的地区冲突中不输给对手退出《中导条约》。

  
  自2009年美海空军率先提出“空海一体战”后美军的国防建设重心起初逐步向海空军倾斜陆军的传统优势地位已不复存在。
  为扭转这一局面美国陆军提出了“多域战”作战概念以提升自身在未来联合作战行动中的地位和作用。
  如果美国真的退出《中导条约》在该作战概念的牵引下毋庸置疑一些原先被该条约制止的中程导弹将会因失去抑制迅速入列成军。

  尤其是美国陆军将起初大力发展一系列中长途正确打击武器。
  正确打击导弹。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和雷神公司在2018年美国陆军协会的年会上暴露了正确打击导弹射程为499千米距离《中导条约》制止的500千米仅“一步之遥”。如果真的“退约”美陆军将可能迅速完成对正确打击导弹的增程计划使其射程可覆盖近程、中程和中长途距离周密替代“陆军战术导弹系统”。

  这也符合美军一贯的“在激进中求稳健、在先进中求保守”的武器发展思路。
  陆基巡航导弹。在《中导条约》限制下美军严重装备海空基“战斧”巡航导弹。使用海空基“战斧”巡航导弹一直被认为存在“成本振奋、机动性较差、作战性能偏低”的问题。如果真的“退约”美军将对岸基“宙斯盾”系统的mk41垂直导弹发射系统进行调整使其可用于发射海基“战斧”巡航导弹。

  此外美海军“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也配备mk41垂直导弹发射系统既可发射“标准-3”导弹也可发射海基“战斧”巡航导弹用来打击中长途地面目标填补陆基“战斧”巡航导弹的能力空白。
  陆基中程弹道导弹。美空军现役的“民兵-3”弹道导弹和海军现役的“三叉戟Ⅱ-d5”弹道导弹均属洲际弹道导弹。如果“退约”美陆军很可能会研制一种全新的中程弹道导弹来弥补该领域相对于海空军的能力差距。

  2018财年美国计划拨款5800万美元用于研发新型陆基中程导弹。

  该型弹道导弹可能采用精良音速技术携带机动式滑翔器以提升弹头的机动性、灵活性与突防概率。
  失“约”后的导弹会去哪里
  为了对潜在战略竞争对手进行制衡和防范确保自身的军事优势“退约”后美国很可能在欧洲和东亚地区一些军事基地部署和升级各类陆基常规中程巡航导弹、反舰巡航导弹、中程弹道导弹和战略火力系统。
  与海空基平台相比较陆基平台可实现灵活、高效、快速部署对各类地面和海上关键目标实施突袭进而与海空基武器平台相互联通形成“一体化”中长途打击能力体系。

  
  中长途导弹的加入会有用提升防御性反导阻拦系统的能力诸如舰载中程反导系统、陆基反导系统等实现对来袭目标的正确性、多层次阻拦。
  此外这些中长途导弹还可以通过换装红外或雷达导引头、添补一级火箭发动机用于打击中高轨道卫星与航天设备。这就决定了一旦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这类导弹将会得到大范围部署。
  可以意料美国一旦“退约”未来一段时间内很有可能会在其认为的重点战略方向逐步形成覆盖陆、海、空、天等各个领域的导弹打击、防御综合能力其中包括“核常兼备”导弹打击能力、“联网多层”导弹防御能力等进而构建全球范围内“攻防一体”的战略威慑和打击能力。

  
  与洲际弹道导弹的战略效应、近程导弹的战术效应相比核、常弹头可以互换的中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能够兼具战略和战术效应。一是可以通过在邻近军事基地部署刀切斧砍对战略对手的军事行动形成战略威慑;二是可以通过向盟友出售此类武器介入有关国家周边安全态势和主权争端。

  
  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要退出《中导条约》绝不仅仅是为了对抗个别国家的核能力发展其背后更有制衡战略对手崛起、赢得大国竞争的深层次考虑。
  “退约”是把双刃剑。这把双刃剑并不好舞。如果美国真的“退约”势必将引发一系列震荡与冲击。在全球安全形势上将进一步危及日渐削弱的全球战略稳定态势与逐步衰微的国际军控进程。
  一方面陆基中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因成本相对低廉、技术门槛较低将重新成为各个国家未来投资和装备的重点方向国际社会恐将陷入日益激烈的中程导弹军备竞赛。

  
  另一方面《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新start)即将于2021年到期就当前针锋相对的美俄关系来看新start续约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除了新start美俄双方也别国就战略核武器削减问题进行其他形式的谈判美俄核裁军以及全球核不扩散机制前景将迷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