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欣高地”上的英雄班长,三处重伤血战越军至最后一息_凤凰军事

原标题:“李海欣高地”上的英雄班长,三处重伤血战越军至最后一息。

原标题:“李海欣高地”上的英雄班长,三处重伤血战越军至最后一息

在中越战争老山轮战历史上,有一个高地名冠全军,成为新时期我军军魂的重要象征之一。这个高地就是“李海欣高地”,以一个烈士的名字命名,鼓舞了无数后来者英勇向前。

“李海欣高地”位于越南河江省渭川县清水村西北侧,海拔300米左右,面积不大,坡度也不甚陡峭。在这片山包密布的丘陵地区,“李海欣高地”看上去毫不起眼。在80年代的老山轮战初期,我军以数字代号命名防御阵地,这个高地被称为142号高地,是我军那拉口子最前沿的警戒阵地。

142号高地与对面的越军阵地相隔只有200米,一举一动都受到敌人监视。特别是越军占据的小青山高600余米,居高临下俯瞰142号高地及周边阵地,配置在上边的高射机枪、加农炮可以肆意开火,我军前沿坚守分队面临极大困难,平时难以活动,伤亡时有发生,后勤物资前运、伤员烈士后送都很困难。

1984年7月12日,越军突然向我老山阵地发动加强师规模全线反扑,战况异常激烈。142号高地首当其冲,遭到越军一个加强连围攻。我坚守分队15名勇士在排长李海欣指挥下,依托工事顽强奋战,机智灵活打击敌人。战斗中李海欣身上多处负伤,仍坚持拼搏,直到被炸药击中壮烈牺牲。因敌众我寡,我坚守分队其他人员退入坑道内,继续牵制敌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在这次战斗中,我坚守分队同越军血战10个小时,毙敌104名,并配合增援分队收复表面阵地,赢得了最后胜利。战后,这个被鲜血浸透的高地被誉为“李海欣高地”。

1986年1月12日黄昏,老山地区雾气弥漫。突然,越军向我老山前沿阵地发动炮火袭击,仅5分钟就落弹近千发。与此同时,约一个连越军在炮火掩护下分多路摸进,向“李海欣高地”发起强攻。

坚守阵地的是解放军济南军区第67军199师595团一个班,由班长卢和平指挥。发现敌人后,卢和平立即背上报话机,边向上级报告情况、呼唤炮火支援,边指挥全班人员进入阵地。当越军冲到离阵地只有20余米时,卢和平一声令下,战士们用冲锋枪、机枪一齐开火,并甩出成排的手榴弹,当即把越军炸了个人仰马翻,扔下7、8具尸体溃退下去。

越军很快用猛烈的炮火覆盖“李海欣高地”,尔后再次组织步兵发起冲击。我炮兵群随即反应,坚决压制越军炮兵,支援一线步兵作战。然而“李海欣高地”遭到越军轮番炮击,多数工事都被摧毁,我坚守分队只能从碎石泥土中钻出来,跳跃在烈火燃烧的阵地上打击敌人。不久,卢和平发现6号哨位出现危机,立即冲上去支援。前出40余米后,一发炮弹在他附近爆炸,卢和平的腹部被弹片击穿,鲜血涌出。他咬紧牙关,强忍剧痛,艰难地向6号哨位爬去。

卢和平爬到6号哨位,发现守在这里的两名战士一名牺牲,一名重伤。这时有几个越军摸上了6号哨位,卢和平奋力撑起身体,用冲锋枪向敌人猛烈扫射,并接连投出两枚手榴弹。越军以为阵地上已经没人了,猝不及防,当即被打倒3人,其余的连滚带爬逃下山去。

卢和平正要抢救负伤的战友,不料有一名越军重伤未死,突然扔过来一枚手榴弹。爆炸过后,卢和平的胸部和头部都中了弹片,全身上下被鲜血染红。他奋力举枪打了一个点射,把这个越军击毙,然后自己也支撑不住倒下了。

这时,副班长带着两个战士冲过来增援,迅速巩固哨位。副班长扶起生命垂危的卢和平,悲痛地呼唤着班长,并手忙脚乱地给他包扎。卢和平艰难地睁开眼睛,对副班长说道:“我不行了,你们……要守住阵地……,不要……告诉……我妈妈”,话音未落,他就光荣牺牲了。

在我炮兵有力支援下,“李海欣高地”终于守住了。战后,英雄班长卢和平烈士被部队追记一等功。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