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能亮丨公共服务标准化,让办事像点菜一样简单_凤凰评论

文丨特约评论员 马亮。去过麦当劳的人都知道,尽管你在全球每个地方吃到的麦当劳各有特色,但是享受的服务几乎是无差别的。

文丨特约评论员 马亮

去过麦当劳的人都知道,尽管你在全球每个地方吃到的麦当劳各有特色,但是享受的服务几乎是无差别的。那么,政府能否从这些连锁企业的经营之道中取经,让人们都享受到标准化的公共服务呢?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标准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标准体系,以标准化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和便捷化。《指导意见》提出了标准化的发展目标,并在许多方面规定了标准化的具体举措。

首先,文件指出要明确中央与地方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质量水平和支出责任,规范中央与地方支出责任分担方式,这为标准落地提供了制度保障。标准化是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切实落地的关键所在,因为没有标准就没有发言权,也就无法对基本公共服务提供的数量和质量进行追踪评价。但是,如果仍然是像过去一样“中央发文,地方买单”,那么就会令标准体系流于形式,甚至会令政府信誉大受折损。

明确中央和地方的责任分担方式,使基本公共服务的提供方式和资金来源得到保障,可以使其足质保量地得以提供,而不是成为一张“空头支票”。比如,一直以来各级政府在教育领域的财政投入都未能达到法定占gdp的4%的标准,同基层负担的教育财政支出责任过重有很大关系。

与此同时,中央和地方在提供和保障不同公共服务方面各有优势,明确央地责任分担方式,有利于发挥中央和地方政府各自的优势。地方政府最了解当地民众的需求,在识别民众需求和提供定制服务方面有明显优势。相对来说,中央政府擅长统筹跨地区和跨部门公共服务的可及性,但对基层公共服务则鞭长莫及。所以,要同时发挥中央和地方的两个积极性,使基本公共服务得到保质保量的提供。

其次,文件指出要推进城乡和区域基本公共服务制度统一,并促进各地区和各部门基本公共服务质量水平的有效衔接。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存在的矛盾。在不均衡不充分的发展方面,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基本公共服务的城乡差距和地区间差别。特别是在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等关键领域,服务标准缺失或不统一的问题尤为凸显。

文件提出要建立健全国家、行业、地方和基层服务机构这四个层面的基本公共服务标准体系,为明晰跨部门、跨地区和城乡之间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供了制度保障。这将为人口自由流动和优化人才配置提供必要的制度基础,因为目前许多跨地区的人口流动都同基本公共服务不均等有很大关系。但是,推进标准化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可以考虑从地方标准和行业标准着手开始,逐步实现全国标准的统一。

例如,上海自贸区作为中国政务改革的浦东样本,就为全国性推广提供了许多可行性经验。目前,浦东全区327项涉企审批事项全部实现“一网通办”和“最多跑一次”,其中“不见面审批”达到53%,实际办理时间比法定时限压缩了85%。基于上海的放管服改革经验,2018年9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规定,从今年11月10日起,在全国对第一批上百项涉企行政审批事项推进“照后减证”,对不必要设定审批、市场机制能够有效调节、可由行业自律管理的事项直接取消审批或改为备案。

此外,要使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具体化和可操作,而不是空泛和难以贯彻落实。每类基本公共服务都是一个分门别类的专业,要以专业视角对其标准化。要针对每类基本公共服务和每种目标群体制定具体可行的标准体系,使之逐步达到专业水准。

举凡发达国家的医疗护理、基础教育等公共服务,往往有数百页的标准操作流程指南。这不仅有利于基本公共服务人员的专业培训,也为老百姓监督和问责提供了准绳。当然,标准手册不是用来束之高阁的,而应使其真正用于基本公共服务的提供和监督,切实发挥其引导和规范的作用。

最后,要确保全国基本公共服务一号通,即通过身份证或其他证明实现人人都可以无门槛地享受基本公共服务。不应为基本公共服务的享受人为设定带有身份歧视色彩的门槛,避免弱势群体受到制度性歧视。比如,对居民提出不必要的各种身份证明,就会将一些弱势群体拒之门外。他们往往因为自身条件而无法提供此类身份证明,而他们恰恰又是最需要获得基本公共服务的目标群体。

因此,应推进“互联网 政务服务”改革,通过信息技术创新特别是数据共享,使居民接受的各类公共服务是普惠和无差别的。(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