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受访者自称有“常识焦虑”

  信息爆炸时代人们每天会接收到大量信息。面对过载的信息有的人会觉得自己掌握的常识不够用并因此而产生首要或忧虑的情绪。  信息爆炸时代人们每天会接收到大量信息。面对过载的信息有的人会觉得自己掌握的常识不够用并因此而产生首要或忧虑的情绪。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央联合问卷网对7%的受访者建议明确学习目标不要贪多。
<2%。 <0%受访者平时会主动“充电”   今年27岁的周荟欣在北京做广告和公关工作。因为工作中接触到的信息比较多和杂她平时会特意留心学习与工作有关的技能和常识。“前段时间我们有个方案需要和国外合作公司对接我觉得自己的英语口语还不够好下班后就拿出时间提升。前几天看到一个节目中提到‘薛定谔的猫’我不理解这个概念就马上上网查。”周荟欣说平时遇到不懂的东西她就容易忧虑会想办法弄明白。   在天津从事风险管理工作的方可微(化名)认为自己的“常识忧虑”比较首要。“我刚入职时接到一个跟资产证券化有关的课题。虽然我本科时学过有关常识但与实际结合还是很难的。偶尔工作中还需要参考很多国内外金融体系的案例都会让我觉得自己的专业常识不够用很着急”。 <2%的受访者自称有“常识忧虑”。   谈到“常识忧虑”的原因方可微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将理论常识与实践结合时需要补充大量新的常识另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关注的信息类别比较有限阻滞自己理解新问题。“对一些与工作有关的新概念或者新观点需要更深层次的理解还会涉及很多其他常识我就会感觉自己知道得太少”。   “现在社会发展速度很快如果不及时了解新常识就会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周荟欣认为遇到新概念和新词汇不是上网查一下理解了表面意思就掌握了常识。“接触到的信息多但很难把这些都变成自己的常识”。 <2%)等。   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刘机灵认为“常识忧虑”现象和当下的两个时代特征有关。一方面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已经非常现代化人们几乎随时都可以知道方圆人的各种状况看到身边优异人士的成就会产生压力。另一方面当下常识生产和传播的速度快常识的获取变得廉价和便捷人们非常容易掉进常识的海洋。“在常识的海洋里随着我们对常识获取的知足按说忧虑感应该会降低。然而现在‘常识忧虑’现象还是比较流行。我认为一个原因是我们与他人的比较异国止境我们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找一个比较对象。另外常识的获取和掌握并异国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当我们发现常识的获取异国达到自己的目的时会更为忧虑”。 <5%受访者建议订定好学习计划避免半途而废 <6%的受访者认为“常识忧虑”是有上进心的表现。   在方可微看来“常识忧虑”是自己不断学习的一大动力她觉得自己因“常识忧虑”而学习的内容比较明确而且有针对性。“对于一些新概念和马上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会上网查资料。如果阶段性工作需要用到某些常识我就会读很多有关的书”。   周荟欣喜欢通过听网课来补充常识。“我觉得现在网课很方便类别也很丰富。但是如果讲课人的水平一般可能听了也觉得没什么帮助”。 <6%)等。   方可微认为学习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我每天都关注一些财经方面的新闻捕捉到最新的观点渐渐就会有自己的看法”。   “应该享受获取常识的过程而不是为了显示和炫耀常识。”在刘机灵看来应该鼓励年轻人通过多种渠道获取常识享受畅游常识海洋的愉快。 <3%的受访者建议增强实践应用。   “‘常识忧虑’虽然看起来不是一种很好的心理状态但是我们要尝试学会与它和谐相处。”刘机灵建议年轻人首先要规划好自己的方向谋求自己的兴趣点然后要学会分辨什么是拙劣的、经典的常识最终要注重常识获取的方式不要狼吞虎咽要咀嚼和消化要批判性地获取常识。 ?